ley Loyd

楼下某车主反光镜
还是个妹子,有点Q

这位老朋友
名字是妞妞
那个年代
北方人给萌宠起名字
总是这么含蓄
且枯燥

疲惫的午后
瘫倒在餐馆的长椅

宽敞的马路看着总是很远
每日匆忙奔波
脚下的步伐
一遍又一遍
覆盖过每一寸距离
我会离开这里
继续向前走
还要丈量多么遥远距离
我都不再记起
除非
我拍下过你